又逢洪观寺山会

又逢洪观寺山会

文/图:朱茂强 

幸亏昨晚上回了老家,娘问我:明天洪观寺逢会,你还去赶山会不?

我听了一愣:这么快,就又逢洪观寺山会了!

洪观寺山会来了,我却还没有准备好,它就在那里早已等候了!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前天早晨,看见几日前还是一树繁花的杏树,已是绿叶荫荫,结满了小圆青杏,一身绒毛未褪去。我还在想:洪观寺山会快近了吧!

每年的这个春天,梧桐花开,香椿芽长到一拃长,正是采椿时节,也是赶洪观寺山会时节。

今早,我一个人,走下山,入和庄村,熟悉地走街穿巷,直插村北的洪观寺,赶山会去!

一阵阵浓郁的花香步步袭来,岂用闻,是梧桐花了。

早上的太阳刚升起,房前屋后正开的梧桐花就己沐浴春光。

粉嘟嘟的一树树花朵,垂坠着,簇拥着,嬉笑着,打闹着,一串串紫色的花儿,白色的花瓣,乳黄色的花蕚,点缀其间。

我忘乎所以地见一棵拍一棵,沉浸在梧桐花下,若是来一场梧桐细雨该多有意境啊!

总有拍不完的梧桐花,总有看不尽的风景!

还是提前拐出这个老屋胡同吧!尽快走到赶洪观寺山会的路上去!

一步三回头,难舍红瓦房上的那一丛绿叶桐花的!

沿着这段汶河路,慢悠悠地走着,路边的桃花落尽了,绿芽儿纷纷站上枝头。

绿油油的麦蒿,开满小黄花儿,小时候拔了,编个花环戴在头上,捉迷藏的身影,好像还在长高的麦地里恍惚间看到。

“不惋惜,不呼唤,我也不啼笑;金黄色的油菜花堆满我心间,我已经再不是青春少年…”

同样去赶山会,认识我的村人,三三两两,骑三轮车的纷纷下车,要驼我一程,都被我拒绝。

今天的山会,出摊到了辉山桥东头,多是卖衣服卖花的。

走过长长的这段汶河大桥,来到洪观寺山会所在地——石门亭村集市。

轰轰烈烈的山会就嫁接在石门亭集街上。一条漫长拐弯不大的街道,早已挤满了人,街两边早就摆满了百货摊铺,纷纷开市叫卖了。

我挤进这山会的人群里,感受这火热的一年一度的盛会!

有的纯属来逛逛看看,一个子儿不花。

有的是来寻找多少年前一段往事,一份记忆。

每个赶山会的老人,一年一次,是她们这代人的牵挂,期盼!

             他们都是八九十岁的老人了,是那么地健康快乐!

                     84岁的老姚还在山会上为老乡提供理发

记忆深处,总有一股淡淡的滋味,似是一杯陈年的老酒,似是一阵飘散的桃花。一想到,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寻觅的到吗?

谁的青春年华不凋零呢?

愿时光不老,愿故人不散。


                 山会上,相遇我哥朱茂岩孵出的小鸡苗

今年的山会上没有了鼓点响起,没有了二胡协奏的旋律,弦子戏、茂秧戏缺席。只是有耍刀弄剑的武术表演。

这很令期盼了一年,等到山会听戏的老年人遗憾。她们接二连三地挟着小板凳,失意地离开往年这个唱戏的舞台剧场。

看到这,我也是很遗憾。

这边一圈一圈围着的人,在台下听着小戏。

咿咿呀呀唱戏的那个彩妆女声,去年还站在这台上,顾盼生姿,唱着我听不懂的茂秧戏。

一出出装着浓浓的乡情味儿的小戏小品,今年就看不到了!

到处是赶山会人溢满幸福的笑脸,走走看看,挑挑捡捡,大包小包的提着背着购买的满意物品。

流动着的一批批的人群,开始涌向这里,各自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东西。

尽管一些人的生活很疲惫,但是来赶山会的人,都被这股热潮带动,快乐起来!你在这个地方,会发现一种久违的感动,暖暖的!

每个卖货人,都早早地出摊,等候着顾客,等待一个圆满的结果,那就是用摊前的货物,换取一点炒票,积攒下来,应付家庭大大小小的各种开支。

我一一站在只容得下一个筐,一个篮的老农民摊子前,看到这些老实巴交的老农民眼神里充满渴望。

摊前一个个带着鲜泥土味儿的刚起的茄子秧苗;一个个积攒的自己不舍得吃的鸡蛋、鹅蛋;一把把从老香椿树梢上够下的一拃长儿的红香椿芽…

顿时,喧闹繁华的山会,一下子在我眼前失声静止了。

尽管一些人生活的不是很好,但是她们明白:无论多苦多累,除了走下去,没有后路可退。

当独自面对一地鸡毛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带着自己对自己的那一抹微笑,从鸡毛上踏过。

甜也好,苦也罢,

春光正好,不说断舍离,

让春风吹散这半生云烟!


2019 04 15 9:10-11:06 手机拍照于和庄村 洪观寺山会


写于卧龙山居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6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16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