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首部话剧开演:这次不讲三国,讲民国风云

易中天首部话剧开演:这次不讲三国,讲民国风云

易中天首部话剧《模范监狱》今晚开始在广东演艺中心大剧院开演,11月9日到11日连演三场。这是易中天担任编剧的首部作品,他自己说,这一场话剧梦做了六十年,如今梦想成真了。

易中天

年届七旬的知名学者易中天,正笔耕不辍埋首于巨著《易中天中华史》的写作,其间居然以新人姿态出道,写了部话剧——— 《模范监狱》,去年首演后反响强烈,目前正在进行二轮巡演。

在《百家讲坛》带着我们“品三国”的易中天,怎么突然想跨界写戏了呢?易中天这部处女作,却丝毫未显新人的青涩,以独幕剧的形式,一下把观众的思绪带到1936年秋,讲述发生在民国的一场充满黑色幽默的“监狱风云”。

《模范监狱》剧照

自小就是“戏迷”

易中天对戏剧的热爱,可以追溯到童年时期。早在1957年,也就是苏联发射人类第一枚人造卫星的那一年,学校组织学生们上街宣传庆祝,易中天为此写了一个活报剧,由他和同学定光凯演出。剧情极其简单,只有三句台词,一个动作,这戏就演完了。那年他十岁。

他的少年时期有不少剧场回忆。那时家住武昌,离位于阅马场的湖北剧场很近,许多周末,他都在那里度过。有一次,父亲买了张站票,把他抱在怀里看完了梅兰芳的《贵妃醉酒》,那场戏对易中天影响深远,从此对舞台情根深种。

看戏多了,他心中不时泛起“什么时候能写部戏,让专业剧团来演就好了”的想法。

“我写话剧就图个好玩”

话剧《模范监狱》的灵感来自易中天在火车上听到的一条虚假慈善捐款的新闻,“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就写了这部戏”。

易中天构思了半年,在写《中华史》的间隙,休假十天,《模范监狱》就写出来了。他自称是“话剧界年龄最大的新人”,还以“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全部变新浪”自我激励。他坦言:“没想过会写戏,但是写了就得有戏。有戏才有意思,只要诸位觉得这《模范监狱》真有戏,我就心满意足了。”

《模范监狱》剧照

各地方言演绎“易式幽默”

《模范监狱》的背景聚焦于民国时期的“新生活运动”。故事发生在1936年秋,“新生活运动”已推行两年半,国民政府决定评选模范监狱并派出特派员前往指导工作。为迎接特派员到来,三教九流的罪犯组成了学员班。怎奈不堪教化的学员洋相百出,而狱方贪赃枉法的腐败现象反倒逐渐暴露出来。

易中天在剧中用一个夜晚,一个监狱,发生的“三个特派员”的故事,调侃了这场“新生活运动”形神分离、虚伪荒唐的实质,还为剧情添加了一丝悬疑色彩:接连来了三个特派员,他们有真有假,还有人身份暧昧,来路不明,形迹可疑。两小时内,矛盾重重,悬念不断,险象环生。

《模范监狱》剧照

他评价自己笔下四个角色:“典狱长是面子,看守长是骨子,特派员甲是影子,特派员乙是镜子。”四个角色,各司其职。这四个人的对手戏是一桌麻将,心思各异,充满张力。

但是,所有人物都没有名字,他们就是特派员、典狱长、看守长、抢劫犯、女学生……他们操持着各种方言,东北话、上海话、陕西话、四川话、河南话、湖北话……几乎涵盖了大半个中国。这让各种方言梗、谐音梗、对比反差梗在激烈的矛盾冲突中源源不绝地制造着各种包袱和笑料。

除了易中天的编剧以外,在舞台上导演及演员的二度创作功力亦不容小觑。《模范监狱》的主创及主演来自北京人艺和上话,话剧功底扎实。导演杨佳音,同时《模范监狱》中饰演特派员甲。近日,南都记者专访了该剧导演之一的杨佳音,他向我们讲述《模范监狱》创作过程和幕后故事。

《模范监狱》导演访谈

南都:易中天是如何与你沟通的?他会对导演和演员提什么要求?

杨佳音:和易老师的沟通,我们还是比较直接的,排练初期,他到排练现场,为我们解读了剧本,并听了我们通读剧本,提出了非常宝贵的意见。他并没有提过多要求,他充分尊重演员和导演的工作,给了我们非常宽泛的自由度。

南都:从导演的角度来说,剧本的难点在哪里?

杨佳音:易老师的剧本当中蕴含了很多的可能性,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个蕴含在剧本当中是很高级的。我们要引领观众往哪个方向去思考,这可能是我们在二度创作当中,需要展现一个观演关系的问题。因为有易老师的文学高度摆在那里,要把他的思想意味排出来,作为年轻导演来说是不容易的。

南都:方言俗语给舞台处理留下了诸多难题和挑战。你们是如何解决的?

杨佳音:其实方言表演是把双刃剑。如果用得好的话会给戏加分,用不好的话,让观众在某些地方觉得听不懂,听不见了,对戏来说是减分的。所以我们在保留这个方言味道的同时,尽量追求清楚、直接、简单,哪怕稍微粗暴一点都可以,对全国各地的大部分观众来讲,是可以听懂的。

南都:你觉得《模范监狱》想要传达给观众的是什么?

杨佳音:我觉得这个戏主要就是讲人的善恶的对峙和对垒。

南都:首演一年多以来,各地观众的反馈如何?这次来广州演出的版本有什么改进吗?

杨佳音:全国各地的观众对于这个戏的评价还都蛮高的。我们在不断的演出中会总结,去试验,我们不拒绝去加一些有意思的东西。这次广州演出,我们也重新加了一些梗和包袱,希望到时候在剧场里大家能够喜欢,能引起共鸣吧。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