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德州故事大赛优秀作品选登丨房子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德州故事大赛优秀作品选登丨房子

房子

作者:王季春

在德州生活了三十多年,也算大半个德州人。几十年来目睹德州的种种变化,对我来说感受最深的是房子的变化。从平房到楼房,从多层楼房到如今的电梯房。房子在岁月的时光里一层层拔高,接天连日成城市的风景。

人说,从衣食住行看一个城市的发展变化最准确。当年,我自豪地来到德州市上班,尽管穿着土气,却是母亲亲手纺织亲手缝制,暖心暖身;骑着父亲花了二百元钱买的永久牌自行车,穿行在上下班的路上也自成风景,在吃喝已经不成问题的年代,我过上了城里人生活。遗憾的是,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住,对我来说,成了最大的心病!直到1997年买了第一栋楼房,之前都是租房子住。租人家房子总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尤其是房东那双隔着玻璃门窗的眼,像手电筒一样照照这里,扫扫那里,检查你是否插电炉子、电褥子时,叫人又恼又恨又害怕。尽管我知道房东无恶意,是怕引起火灾。几年来,我常常被这种恼恨怕交织的情绪煎熬着,每当这时,我就写信埋怨远在边防服役的爱人,如果不是为他将来专业能落到德州,我何须来这里租房子受这份罪?他也总是在回复中安慰我“房子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我也就在他的安慰中等待着、期盼着!

1997年,哥哥托在房管局工作的战友帮我们在天衢东路买了第一套商品房。记得全房款是八万元,当时我们自己只有三万元,剩余的房钱都是在哥哥的帮助下,在亲戚朋友那里借的。记得那天交完房钱,我们兜里只剩下两元钱,路过美食城,女儿说口渴,本打算给女儿买瓶水,女儿却要吃那三块五的大雪糕,怎么哄也不行,爱人狠狠心,扛起孩子一声不吭走了,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老人们常说的“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回到家,爱人一边给女儿擦泪一边安慰着她,“等爸爸有钱了,一定给你买好多好多大雪糕”。那次回部队后,连续两年,爱人没有回来休探亲假,期间只寄回一份三等功喜报与全部工资。

2006年,德州市刚刚时兴电梯房,我们还完第一栋楼房的所有借款,又交了首付订购了第二套楼房,这是一栋只有17层的电梯房,等到要交尾款时,爱人说,“不要再找亲戚朋友借了,从银行贷款吧,”见我犹豫,他解释道,部队工资年年涨, 贷款数额却固定不变,还账轻松,也很划算”要换以前,借银行的钱买房,想都不敢想,经他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也许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人的思想观念也会潜移默化跟着发生改变吧!搬家的那天,女儿特勤快,坐着电梯小鸟一样上下飞舞,帮着往楼上运东西,那个新鲜劲感染的我们也兴奋了好久。这一年爱人已经调入丹东的11师部。

2014年,我由于工作单位的变迁,卖掉市区的房子在开发区买了一套三居室的高层电梯楼。这一年,爱人早已从部队退役到地方好几年了。记得选房子的那天,他特意选了一套面积最大的。说腾出一间给我做书房。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听听”“给你单独腾出一间做书房!”回想这些年,从花钱租房到买了属于自己楼房,不管是看书还是写文章,开始从饭桌,后来跟孩子合用一张书桌,如今不仅有了自己的书桌,还有了自己的书房!那一刻,一种无法言喻的幸福溢满心房。

搬新家的那天,他德州的几个战友前来祝贺乔迁之喜,几杯酒下肚后个个口吐真言,“那一年,司令部楼上唯一一个常年值夜班的干部就是老段”“那一年全军大比武,摘取第一名桂冠的是老段,荣立三等功的也是老段”“那一年唯一个既没关系也没有没背景,跨省跨军区从团级单位调入师级单位的干部也是老段!”

我相信,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因为这些年,他对我的每一份承诺都一一兑现了,尽管时间有长有短。每座房子,都是他以勤奋做基,用功绩垒成,不管高低大小,也不管豪华简陋,那是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我都喜欢!

作者单位:德药制药集团有限公司

(齐鲁晚报 齐鲁壹点

1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7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