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通缉|黄玉荣在美凄凉,多次想自杀,"树都看好了"

红色通缉|黄玉荣在美凄凉,多次想自杀,"树都看好了"

编者按: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提升到国家政治和外交层面,纳入反腐败工作总体部署,为开展国际追逃追赃工作作出了方向性的引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联合摄制五集电视专题片《红色通缉》,展示了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取得的显著成效,1月11日晚,央视综合频道播出了第二集《织网》。


解说词:黄玉荣,“百名红通人员”第4号,河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党委书记,涉嫌受贿罪,2002年出逃美国,当时已经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绿卡。中国向美国提请司法协助,同时希望对黄玉荣启动非法移民遣返。然而,黄玉荣多次上诉,该案在移民法庭历经一次又一次审理,成为中美两国最复杂、历时最长的移民遣返案件。

解说词:2002年,河南省交通厅长石发亮落马曾经是当时的热点新闻,黄玉荣正是石发亮的妻子,调查发现黄玉荣涉嫌共同受贿,有人曾通过她对石发亮进行利益输送。石发亮案发时黄玉荣人在美国洛杉矶,她害怕受到法律惩处,拒绝回国接受调查。

解说词:洛杉矶,世界知名大都会之一,说到它,人们首先想到的或许是好莱坞、环球影城、星光大道、比佛利山庄、迪斯尼乐园等熟悉的名字,而在这座城市里黄玉荣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当属移民法庭。发现她在美国之后,中方向美方提供了她在中国涉嫌犯罪的证据,和她申请绿卡时资料造假,有移民欺诈行为的证据,2005年,洛杉矶海关移民执法局将黄玉荣逮捕,启动了非法移民遣返程序。然而,黄玉荣像其他不少外逃人员一样,聘请著名律师,利用一切可利用的程序,一再上诉拖延。

冉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国际合作局工作人员):移民法庭会开若干次庭,决定这个人可不可以被遣返,如果决定她可以被遣返的话,她还可以向移民上诉委员会提出上诉。还可以提交到联邦法院,所以说这个整套程序下来,时间是非常长。

【字幕:美国洛杉矶移民法庭】

解说词:案件审理延续多年,2006年,移民法庭判决黄玉荣可以合法居留,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提出上诉,2008年改判可以遣返,黄玉荣又提出上诉。2012年再次判决可以遣返,但黄玉荣继续上诉。

冉刚:久拖不决,一个方面可能给了她一些幻想,另一个方面也说明,美国实际上是一直没有给予她这种,承认她在美国的合法的身份的。

解说词:经年累月的法律拉锯战,对于双方都是漫长的消耗。黄玉荣虽然得以滞留美国,但担心被遣返的压力,多年来也如影随形。

黄玉荣(“百名红通人员”第4号):时时都有那种惧怕,恐惧,犯罪的心理还是有的,始终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不是那么理直气壮,没有的。

解说词:黄玉荣的父母、丈夫、孩子都在国内,她一直独自在美国,很长时间不敢和家里联系。

黄玉荣:五年没有任何的联系。我直到2006年,我爸那年八十大寿,我就通了个电话,他都不知道是我,我说爸,我是你闺女,我知道今天是你生日,我说祝你生日快乐。他听着说不出话来,然后他就说,回来吧孩子,他就这么说,当时我都没有勇气回来。

解说词:没有勇气为犯过的错付出代价,同样也是有代价的。黄玉荣滞留美国期间,父母在国内去世,儿子从少年长大成人,又结婚生子,这一切,黄玉荣都缺席了。

黄玉荣:因为美国人又特别在意家庭团聚。有的时候自己在公园里傻傻地坐着,看着人一家人的时候就特别恍惚。我那时候甚至恍惚地就觉得,我丈夫好像向我走来,我儿子好像向我扑来,就那种感觉。

解说词:思念家人是人之常情,但那时候,对于接受法律惩处的恐惧,在黄玉荣心里压倒了一切。争取打赢移民诉讼,成了她唯一能抓住的生活目标。移民诉讼从2005年一直僵持到2015年。然而,2015年天网行动启动后不久,十多年进展缓慢的剧情,忽然出现了180度转折,并迅速通向出人意料的大结局。

【新闻播报:黄玉荣回国自首】

解说词:想方设法滞留美国13年的黄玉荣,在天网行动启动8个月后竟忽然回国自首,当时是开展天网行动以来第一个从美国主动回国投案的红通人员。在她身上,这样的急转弯又是怎么发生的呢?

黄玉荣:没有天网行动的时候,人们不知道你是谁,你能藏住,天网行动以后你藏不住。

【字幕:美国洛杉矶黄玉荣住所】

解说词:黄玉荣英语不好,虽然在美国多年,生活圈子还是华人圈,租的房子在华人聚居区。她一直用安妮这个名字,没人知道她叫黄玉荣。然而,“百名红通”公布当天,她的真名和照片一夜之间出现在当地的所有华文报纸上。

黄玉荣:咱们中国的侨报大概有差不多十种,同一天登出来,头版,一百人的照片全在上头,熟的人一看就知道,见到你的时候,很异样的眼光,想说话但是不说。我就逃到外州去了,我就没有在加州了。

解说词:恐惧之下,黄玉荣从美国西海岸的加州,搬到了遥远的东海岸的北卡罗莱纳州,也不敢接触那里的华人。

黄玉荣:华人的那种饭店、银行,哪儿都不敢去,不敢。我有很多次选择想自杀。我几次都把那棵树都看好了。特别特别绝望,然后流着泪,然后就在那儿给自己选那个绝路,就那么凄惨。

解说词:“百名红通”公开曝光的巨大压力,让黄玉荣产生了前所未有的绝望感;而此时在国内,黄玉荣的家人也感到,如果她还坚持滞留美国,不是明智的选择。

黄玉芳(黄玉荣妹妹):跟家人一起商量这个事,这个事是一个国家战略上的事了。所以这个事并不是说,你说回来不回来的事。回肯定是要回的,躲是躲不过的。

解说词:黄玉荣家人产生了劝她回来的想法,他们联系了追逃办,追逃办向她的家人详细讲解了形势和政策。

刘付怀(郑州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时任郑州市检察院工作人员):把利害关系给她讲清楚,早晚肯定会被缉捕归案的。到那个时间的话,肯定会按照法律有关规定,是会从重处罚的,自首可以从轻和减轻处罚。

解说词:黄玉荣如果接受家人劝返,也是中美双方乐于见到的有效途径。而追逃工作也继续主动出击,重启对黄玉荣涉嫌洗钱行为的刑事调查,下决心查清事实提供有力证据,推动美方增加一条洗钱罪起诉黄玉荣。中央追逃办组织最高检、外交部、公安部、河南省追逃办等部门召开30余次协调会,多部门紧密配合下调查很快取得突破。2015年9月,中方邀请美方工作人员前往河南实地调查,介绍新的证据,磋商下一步行动。

冉刚:转移赃款的行为,短短时间就把这些行为全部查清楚了,然后把相关的涉案人都缉捕归案了,中方又提供了新的证据材料确保她这个移民官司,到时候会做出一些对她不利的判决。这样她自己就感觉到,这张追捕她的网,实际上是越来越近了。

解说词:而另一边,黄玉荣的家人在不断劝她回国投案。黄玉荣的丈夫石发亮还在服刑期间,他亲笔写了一封19页的长信,劝妻子自首。石发亮当年因贪污罪被判刑,再过几年就能刑满释放了。他希望黄玉荣也能回国接受法律惩处,把以前的错误了结,之后还能家人团聚,共度余生。

石发亮(黄玉荣丈夫):我觉得她该回来了。儿子都结婚了,儿子都有儿子了,你还在国外。亲人、孩子,包括我,说心里话真心诚意地奉劝。从我们国家的整个形势,主动回国的宽大政策,为什么我写时不我待,失不再来,而且越快越好,我相信她也是一个明白人,她会回来。

解说词:家人的劝说,让当时感到绝望的黄玉荣看到了一条路,这条路是她过去全力抗拒的,然而现在她心里渐渐接受,或许只有走这条路,才能走出绝望的境地。虽然也有摇摆不定,但丈夫的长信,最终让她心里的天平发生了倾斜。

黄玉荣:三十几年的夫妻,他说你早回来早主动。因为我们夫妻之间比较了解,他能说出这个话,我觉得有份量。

解说词:经过反复考量,黄玉荣终于在2015年11月,递交了回国投案的书面申请。2015年12月5日,她搭乘的洛杉矶飞来的航班降落在首都机场。这个看起来像是180度转弯的决定,在工作组看来其实也并不意外。

冉刚:对这种外逃人员的心理把握,一定要让外逃腐败分子成为三无人员,就是无钱可花,无人可靠,无路可走。只有在他感觉到没有其它幻想,没有其它可以逃避法律制裁念头的时候,他才会主动接受劝返,主动回国投案。

(央视新闻)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2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