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30|记者赶年集当菜贩,一上午卖120斤黄瓜

新春走基层30|记者赶年集当菜贩,一上午卖120斤黄瓜

又是一年春节,抵不住年集赚大钱的诱惑,当腊月过了一半的时候,已经“退休”一两年的爸妈又拿起起秤、开上车,干起了他们干了大半辈子的老本行——赶集卖菜的小菜贩。赶在腊月二十七老家最后一年年集前,记者也终于赶了回来,在昌乐县的北展大集上,做了一回小菜贩,只是如今的年集,也早和印象中的年集不一样了。

六块一斤的黄瓜,想吃就买

腊月二十七的昌乐北展大集,几十年如一日,还在熟悉的地方,杂货、鞋帽、鱼肉、蔬菜依旧都在各自的区域。即便这一两年收山在家,但重出“江湖”,老爸老妈的江湖地位犹在,依然在菜市的老位置撑起了最大的摊位之一,站在摊位前,前来买菜的也依旧是十里八村的那些“老熟人”。

守着摊前一筐黄瓜,看着挤来挤去购买年货的父老乡亲,总有不少面孔看着熟悉,上次看相似的场景似乎还是在初中的时候。二十多年的时光,也刻在了一个个来来往往的乡亲们脸上。

“黄瓜六块一斤。”当第一次喊出价钱时,自己也略微惊愕了一下,年集菜贵,向来如此,只是如今的农村大集和当年早已不一样了,就像几个同样是从城里回乡的年轻人问价后的感叹一样,“比城里超市还要贵呢!”只是,意料之外的或许还有农村人的消费理念,曾经买菜先看价格再看品相,如今收入增加了,人们买菜考虑的似乎也只是爱吃不爱吃。即便如黄瓜这种反季节的蔬菜,也可以想买就买,香菇八块一斤,蒜薹六块一斤,这些前些年因为价格贵下货少而被称为“细菜”的蔬菜如今都成了菜摊上着主打菜。

客人一拨拨走过,他们中有两个小学同学,一抬头居然还认得,一个同学妈妈,买过之后才反应过来,还有一个初中同学,只是远远看了看……买黄瓜的人络绎不绝,不到12点,这框顶花带刺的黄瓜便见了底,120斤黄瓜,赚了100多款钱,想来,这也是我在这个大集上赚到的最大一笔钱了。

农村老太太被逼用上了二维码

老爸、老妈重回菜市场,老顾客们依旧在,新顾客们也不少,只是再次拾起这个干了几十年的老本行,老人们显然还是有些不太适应了。

当看着菜摊上一个个摆放着着的二维码时,不太会用手机的老妈也终于被逼着学会了用微信,学会了微信收款,也学会了用手机付款买东西。“不用不行了,如今的年轻人都用微信付款,一开始说没有,人家称好的菜都不要了。”老妈说。

一个年集,老妈的微信里又多了500元,只占全天销售额的一小部分,但对老人家来说,手机首付款用得是算是很熟练了。

临时重操旧业的老妈在转型,对同处一个市场的老伙计们来说,不转型也不行了。爸妈那些老伙计,不少已经到附近的工厂里打工,“赚一份整装钱。”不仅如此,大集上赚钱也早已不如前几年那般容易,在大集范围内差不多一公里的范围内,近几年开起来的超市有六七家,虽不比城里的超市规模大,却也品类齐全。分流了大集摊贩们的不少生意。曾经进了腊月就是最赚钱的年集,但在老妈看来,这次重新出山,显然有些太过乐观了,“过了腊月二十才感受到一点年集的味道。”

在来来往往的顾客中,不少还得都到超市里转一圈,超市里的菜摊比大集上到更显得忙碌了一些。“要赚钱光靠赶集不行了,曾经去外地运菜回来批发的大菜贩如今也只剩了一个。”老妈说,那个仅剩的大菜贩叫小杨,在所剩不多依然没转行的老伙计中小杨算是年轻的一个,除了赶集卖菜,他也抓住了这几年各个镇上饭店大量开起来的机会,承包了几个饭店的蔬菜供应,在赶集之外,开辟了一个新的天地。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尹明亮

28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9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