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皇营村的逆袭,17年从凤尾走向龙头

新春走基层|皇营村的逆袭,17年从凤尾走向龙头

    皇营为清初所建之行宫,“行宫春树”为古任城八景之首,现已了无踪迹,地处任城区观音阁街道的皇营村是在古行宫的旧址上形成的自然村,上世纪70年代时老村还没有统一规划,村民居住环境较差,从村东头能看到村西头,家家户户穷得叮当响。谁曾想到,这个原本在老郊区41个大队中经济排名倒数第一的“问题”村,如今,她的一草一木都在书写着这个城中村的逆袭之旅。


皇营变化大。


    住进回迁小高层

    邻里乡亲其乐融融

    在城市千篇一律的钢筋森林中,感知到的年味越来越淡,然而在皇营村里却是另一番景象。“大娘,过年好啊。”“老张,一家子上哪玩去呀?”“新年快乐,小子又长高啦。”……大年初一的早晨,在铺着鞭炮纸的路上,居民们也开始走动起来,相互登门拜年,遇到相熟的人总会停下脚步寒暄几句。

    自2002年开始拆迁以来,在皇营村原址上皇营康桥华居、森泰御城小区相继建成,森泰御城回迁区也成为全区第一个回迁小高层,绿树成荫,环境优美。尽管村民们都住上了楼房,但并没有把人都给“圈”起来了。虽是独门独户了,周边仍都住着老熟人。闲暇之余还时不时地叫上几个牌友,在家中或储藏室里打打牌,生活很是惬意。

    “想不到,皇营变化真大,上世纪70年代,从村东边能直接看到最西边,家家户户穷得叮当响,连个院墙都没有,有时候都分不清谁是谁家了,现在都住上楼了。”年过七旬的薛大娘和牌友们回忆起了过去的事,连连感慨,也勾起了大家伙忆苦思甜的话匣子。“可不是嘛,以前上河东干活去只能从南边的桥上绕过去,多走三四里路,桥破多少年了,现在好了,南边有如意大桥,北边也通了洸府河大桥。”……

    在皇营路这条不起眼的小路周围分布着星河家园、森泰御城、首府、润景园、康桥等6个小区,引来众多零散商户小吃店、快餐店、特色酒店、包子房、馒头店等。以往水果商贩站在路口叫卖、卖夹饼的车子恨不得停在路中央、卖烧烤的摊子一摆一大片……虽然马路宽敞了,仍然不顶用,几百米的距离也要堵很久。社区工作人员发现,依靠以前简单的“赶”、“罚”方式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占道经营现象,于是便规划建设了便民疏导点,对零散商户进行集中管理安置,进而纳入日常监管,道路真正实现了四通八达。


    从一张“白纸”

    绘就如今的好景色

    赶在腊月二十三之前,皇营村606名村民领到社区发放的米、面、油、水果、干货等14样过年福利,这也是社区的一贯传统。

   “1996年,村民人均0.3亩土地,无法保障正常生活,村里经过商议将大家的土地集中起来兴建工业园招商引资,为确保村民吃饭问题,商定收地后每人每月发放30斤面粉,一直延续至今。”皇营村党支部书记、主任唐新文介绍,从2004年开始,中秋节、春节双节逐渐增加了村民福利待遇,保证村民不缺米、面、油,又增添了其他日常用到的副食品。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从以往的城中村到如今的城中一景,皇营村也在摸着石头过河,从一张“白纸”绘就了如今的好景色。

    “我是1976年来到大队的,那时候是集体经济,收了粮食要入仓,年底靠工分去分配,一粒粮食都要分得真真切切,整个大队经济状况都不好,吃了上顿没下顿。”70岁的谷美英是皇营的老支部书记,她告诉记者,皇营村的前身是卫东大队,大队的经济在当时老中区41个大队中排名倒数第一。


工作人员介绍社区情况。

    1980年,大队利用自身资源在村北面建了工厂搞外加工,后来又相继建了造纸厂、汽车修理厂、真空镀膜厂、建筑队等,不断摸着石头过河,招商引资,一步步摸索中带动村民就业。1987年,村里有了营收,便开始为老人们发放退休金。毛纺厂、丝毯厂、染料厂、热力公司的崛起,更是使得皇营村几乎家家有工人。

    “从1983年的分田到户开始,村民的生活就有了保障,也就更有了奔头和干劲。‘破烂屋‘也都更新换代了,一排排的房子盖的很漂亮,现在就更好了,都住上楼房了。”谷美英介绍,几年来,大队经济也从倒数第一变成了倒数第二、再到倒数第五,一点点的进步着,村民养老金从起初的20块钱,涨到了如今的上千元。

    养老上下足功夫,皇营村在教育上也大力投资,鼓励学生上学已延续了近40年,从最初的资助文具到如今制定了助学金制度,博士生、硕士生、本科生、专科生、职高生分别资助10000元、5000元、3000元、2000元、1000元的奖励。


    养老不出社区

    都是老邻居、老街坊

    说起皇营村近期的大动静,不得不提社区养老院了。皇营村利用原来的工业厂房及周转平房,进行重新规划改造,建设养老院并完善配套设施,在养老院内居住的老人们大部分本身就是社区居民,邻里之间非常熟悉,老人离家不离社区,保留了原来的社交圈子。

    “有了这个养老院,真是为解决了我们实实在在的问题,还有热乎的饭菜,一日三餐很方便,价格也实惠,每餐为每位老人补贴2块钱。”作为皇营村的居民,郑华对社区的养老院赞不绝口。她的亲家身体状况不太好,需要人照顾,儿子儿媳得两头跑,自从将亲家接到养老院后,自己也能搭把手,孩子们也可以随时来照顾着,省了不少事情。


江南风格的养老院。

    “我们正逐步实行医养结合的养老方式,全覆盖实时监控,出入需要刷门禁卡,及时了解老人们的健康情况。每间公寓的床头及卫生间的位置安装了紧急报警按钮,有专人24小时值班,接到报警后工作人员迅速联系医院做出反应。”唐新文告诉记者,目前养老院二期工程正在建设中,外观采用江南风格,红瓦白墙、青砖铺地、彩色墙绘,还将传统文化元素与摆件融入其中。

    室内活动中心是二期的重中之重。按照规划,建成后将包含健身房、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法室、棋牌室、放映厅等多种功能区域,做到老人们不出养老院就能享受到“吃、喝、玩、乐、医”等各种服务,为老人营造丰富多彩的精神文化生活。

    目前养老院共计房间100余间,分为单人间和双人间,户型以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为主。房屋内配备了电视、书桌,均铺设了地暖。养老院二期工程建成后,将与一期工程形成一体,并与医院合作引入医疗资源。社区服务中心将搬至室内活动室楼上,为社区居民提供更便捷的“一站式”全方位服务,原中心大楼将改造成康复医院,让医疗资源更好地下沉基层。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唐首政 见习记者 王飞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7
登录 后参与评论